美食無國界 –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老人節

BM225

Wencheng Hsieh

在美國,除非你是超級虔誠的基督徒,不然,怎麼看都不像是聖誕節(Christmas),而像是聖誕老人節(Santa-Clausmas)。這當然已經不是新聞,大家早已熟知多年,商業化的節日,不斷促銷的新產品,搶購的風潮,折扣戰...就算是嚴寒的冬天,也要趁著所謂「黑色星期五」去狠狠的血拼。

說美國的聖誕節變成聖誕老人節,並不是誇張的講法。大概有半打以上的電視台,已經開始每天晚上播放聖誕節相關的電影。可是有什麼相關的題材呢?教友或是一般對基督教稍有認識的人,或許會認為,所謂聖誕電影,應該是講基督誕生的過程,或是在這個神聖的日子所顯之神蹟等等。當然也有很少數人認為聖誕老人也是神蹟的一部分,不過實際上的觀察實在差太遠。市面上的聖誕老人電影,多半走五種路線,讓我慢慢道來:

「小氣財神」型:

例如英國文學家查爾斯狄更斯所寫的A Christmas Carol裡面講一個小氣巴拉的冷漠有錢人,聖誕夜遇到三個鬼,讓他去看看過去,現在和未來,讓他知道自己的自私將會帶來寂寞和無意義的死亡,徹底讓他對於聖誕改觀,變成一個熱情願意付出,願意在聖誕節和大家共度狂歡...這種題材幾乎演到爛掉。

「臥底聖塔」型:

聖誕老人,英文Santa Claus,嚴格說應該叫他的名字克勞斯,但是所有美國小孩都叫他Santa聖塔,也就是說這個胖老頭獨佔了一個英文字,至於Santa Clara,Santa Cruz,Santa Fe,Santa Barbara,這些都不能叫做聖塔,只有聖誕老人才能叫聖塔。好,聖塔臥底的橋段多半是,無助的老人,有困難的年輕人,年輕人一時好心幫了老人,老人於是認為這年輕人挺有前途,所以暗中幫助他脫離困難,算是給了他一個聖誕禮物...這種暗中行善的故事,也是演到浮濫的地步。121206_05

「尋找接班」型:

聖塔太老了,生病了,厭倦工作了,想要移民到南半球去了...他離職之前,必須找一個接班的人來接手工作,這橋段聽起來有點像是「水鬼變城隍」?而且找的人選絕對都是一些社會敗類,頑固鼠類,冷酷渾球,或是一些和傳統聖塔形象完全相反的人物,甚至女星琥碧.戈柏(Whoopi Goldberg)也被挑上擔任接班的聖塔。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飛行雪橇處。這個可憐蟲替身,也竟然就快快樂樂的從自己舒服的窩裡,搬家到寒冷的北極,做起爬煙囪的勾當了。

「陰謀顛覆」型:

許多老美都有被迫害妄想症,他們的電影工業也反映出這種趨勢。碰到像聖誕節這種大日子,老美的恐慌就是,「萬一聖誕節不見了怎麼辦?!?!」在劇中頻頻懲罰那些「忘記聖塔」的大人,拚命的鼓勵社會大眾,從小到老,一定要「相信聖塔」。各種文學也都不免有誰想把聖誕節給「偷走」這種故事。這種題材搞得天翻地覆,還要靠年輕小孩子去拯救聖誕節,或是要靠社會大眾不要再「遺忘」聖誕老人。其實,這都是商業謀略,只要有聖塔克勞斯的一天,就有不斷的血拼,不斷的送禮,不斷的對禮物有期待...。但這也是商家的惡夢,萬一大家忘記聖塔了,沒有人去血拼了,那些百貨公司老闆豈不都要去喝西北風了?

「剛好那天」型:

內容和聖誕節一點關係都沒有,甚至和聖誕老人一點關係都沒有,最多就是場景是聖誕節,周圍有些聖誕裝飾,也就是嚴格來說,這些故事可以發生在任何一天,只不過剛好發生在聖誕節,又剛好很賣座。比方說,「小鬼當家」(Home Alone),這部電影竟然拍了五集,已經被歸類為「聖誕電影」了,因為剛好場景都是聖誕節。「終極警探」(Die Hard)第一和第二集也都在聖誕夜發生,也都和聖誕節沒啥關係;史蒂芬史匹柏的經典之一「一九四一年」(1941)也是,陣容龐大,烏龍的日本潛艇意圖登陸舊金山,烏龍的美國飛行員亂飛一通,只不過剛好也是發生在聖誕夜。就像我們到了聖誕節,我喜歡播放英國二十八年前由藝人組成的Band Aid所錄製的金曲「Do They Know It’s Christmas」,但我太太說,「這哪算聖誕歌曲?有提到聖誕節的歌曲就是聖誕歌曲嗎?」

今年,我們換了個方式,不在家過聖誕了,坐郵輪去溫暖的巴哈馬,這地名取得真好,就秀一張家裡做的手工應景甜點,讓各位笑哈哈吧!

祝大家聖誕快樂!

可能相關文章